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但我觉得这并不会是最后一次

曾几何时,我也庆幸自己的父亲更靠近古河秋生而不是冈崎直幸(这两者都是CLANNAD里的父亲角色,而剧本作者并不是一个有描写伟大父亲的爱好的人),虽然随着我和父亲的年龄都越来越大,发现有很多事情不是他当初教我的那样,而是其另外某些应有的姿态;有很多好的品质在他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我曾经鄙视而且厌恶的东西;而我自身也渐渐不是父母长辈眼中那个一切照他们所想发展的好孩子了,但姑且由于大人的伪装和某些奇怪的地方的信任,所以在怀疑和被怀疑的过程中,姑且和他相处得勉勉强强,一切都在正轨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这一切都被父亲的所作所为所毁坏了。起因是某件事情,详情不想再提,也没有必要再提,可能他和几位姑且称得上是叔叔的人很快就会忘记,但给我确确实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深刻到想忘记都不敢忘记的地步。纵观整件事情,且不论长辈们在当今的时代对新事物的更新所持有的态度,也不论那些密密麻麻的繁杂的莫名的压力,亦或长辈俯看晚辈那些从心底发出的不尊重,或者是一些貌合神离的关切。突然更能理解折木奉太郎的处事信条,“不做也行的事情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情一切从简”的指导意义了,也更理解了很多人为什么宁愿在北上广过着可能不如家乡稳定和温饱的生活,也不愿回到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上继续之后的生活的原因。我对家乡这内陆三线小城的发展太高看了,虽然是一些端倪,但从我和高中和大学都在本地上的小学和初中同学之间的交流还是体现了他们在某些问题的看待方式和一线城市呆了8年的我感觉还是不一样。毕竟有些在北上广每天发生的事情到这里发生只能是不可思议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办法勉强的。虽然父亲身为教育工作者,其他几位叔叔也算是家乡这个教育文化大区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还是缺乏伯父那种以身作则以至于死板得不敢逾雷池一步的信条,而这种恰恰在他看来是迂腐的,是他所摈弃的。这也很容易解释他为何在我一番话之后借着酒劲当着全店的宾客说出让我滚的话语。如果说这一切停留在那天的不愉快回忆上或许还好,但是今天的父亲装模做样地(原谅我用这个词)将一封《写给儿子的一封信》写在QQ空间上的行为(那件事情发生在三个星期之前)根本表现出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错误,反倒一副长辈的口吻炖着一碗零几年的我可能会喝现在完全不屑一顾的鸡汤,让人不由得感叹为什么当初要想着回到这里,回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一边指望着我为他们养老,一边又这样写下“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这样的话语到底是为了什么?看到下面点赞和评论的话语让我不禁感叹父亲平时的作为也许骗过了你们的眼睛,但作为和他亲近的人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另外今天也和母亲吵了一架,我说父亲至少在三个问题上横加干涉,一是大学本科专业的选择上,为了自己和家里的虚荣让我去读了一个听着好听但自己却根本不喜欢的专业;二是感情问题上,对我大学的恋爱也是横加干涉,理由总是什么你不懂爱情。对,一个初中和高中都不能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表达情感的小孩子你能指望他大学第一次恋爱能有什么明白的地方吗?三是究竟应不应该读硕士研究生上,明明我自己已经觉得自己学无余力,读不下去研究生了。依然觉得我能够读下去,甚至能够去读博士研究生的潜力,实际上我硕士研究生还得感谢导师能够屑于带我这样一个学渣。最后看来都是能够解释到一个虚荣上去,虽然这些都被母亲解释为是为了我好的出发点上,但我觉得这根本不能够成为一个说辞。我也是因为接受了这三次关系非常重要的指示成就了现在的我,每次的说辞无外乎都是那句我比你多活多少年,凭经验来看云云。母亲知道辩不过我遂用和长辈说话没有礼貌将我搪塞过去,这也是我坐在这里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

可能家里人包括父亲在内都觉得这件事情只是我的一些个性上出的小问题,不然他们也不会无视这个事情的发生,父亲依旧每天该吃吃该喝喝,从来不管家里的一些生活事情,依旧每天12点之后归家的情况多数。母亲也就是每天看看电视连续剧,最多劝劝我要和父亲谈一谈解决这个问题。爷爷奶奶他们也是前天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也是劝我好好和父亲谈一谈。但我决定在他道歉之前,拒绝一切要求。正如标题所说,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但我觉得这个冷战并不会很快结束,毕竟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困扰。所以这并不会是最后一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